中工娱乐

委员建议上热搜网络阅读量破亿 考级乱象丛生急功近利迷失方向

音乐考级 应回归艺术教育正轨

来源:北京晚报
2021-03-10 10:45:22

  3月6日晚,“建议调整或取消音乐类考级”冲上微博热搜,讨论度始终居高不下。这条建议来自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交响乐团副团长、首席指挥李心草,在目睹了太多因考级而来的乱象后,作为音乐工作者,他决定发声呼吁。

  考级到底给孩子们带来了什么?它的存在究竟弊多还是利多?取消考级真的现实吗?在这场围绕音乐教育展开的网络争论中,类似的问题被接连抛出,网友们观点各异。方兴未艾的舆论漩涡中,音乐考级,的确走到了需要反观自身的路口。

  委员呼吁

  背离初衷 现状不改不如取消考级

  全国政协委员、国交首席指挥李心草。

  “音乐考级的目的,在于促进艺术普及教育以及社会音乐教学的科学化和规范化。”李心草说。但显然,种种现状“已经违背了音乐学习的科学性、系统性和循序渐进掌握的原则,也背离了艺术教育的初衷,作为一名艺术工作者,我真的感到痛心”。

  于是,李心草建议:有关部门和专家应认真讨论、研究、论证考级的教学大纲制定、曲目制定以及最后的考试方式制定等方面的内容,尤其是加进一些辅助教学内容,主要针对如何提高孩子们对音乐真正的认识、培养对音乐真正的兴趣。如果不能有效地改变现状,不如取消考级。

  现状痛心

  “痛恨音乐”学琴为考级考级为拿证

  音乐是最美的艺术形式之一,在美育教育中拥有相当重要的地位,能陶冶情操,给予人们很多正面思考。但李心草发现,近年来,相当一部分青少年儿童没能从音乐中收获愉悦和启迪,反而“痛恨音乐”。究其原因,李心草认为,这与目前的“考级”制度有关。

  李心草看到了音乐类考级带来的很多后遗症。“学琴为考级,考级为拿证”是许多孩子和家长学乐器时抱有的想法,目的相当功利,至于是否热爱音乐、是否能在音乐中获得某些思想,反倒成为了次要因素。为了尽快拿证和“跳级”,日常教学中,老师和学生把大量的时间用在了打磨考级曲目上。有的老师为招收更多的学生、标榜自己的水平,直接把考级教程作为教学大纲,教学内容只涉及几首考级曲目,范围之外的作品则几乎不加以考虑。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学生能如愿拿到了一定等级的证书,他们的读谱、视奏等基本功以及音乐的表现能力都不扎实,连乐曲的作曲家、历史背景、音乐表现内容也常常一无所知,“只有进度,没有质量;只有音符,没有音乐;只有考级证书,没有真才实学”。在练琴考级的过程中,非正常、超负荷的身心压力会让孩子们对音乐失去好感,从而逐渐开始厌恶音乐,长远来看,他们一生的美学观都可能受到影响。

  网友热议

  发泄不满 取消比调整更引人注目

  在音乐类考级早已成为产业链甚至一种社会现象的当下,李心草坦言,提出这些想法,他考虑了很长时间:“音乐类考级是一块大蛋糕,直接关系到很多人和机构的实际利益。”李心草的顾虑是有道理的。3月6日晚,北京日报客户端报道了李心草的建议,经多方转载,“建议调整或取消音乐类考级”的词条迅速冲上了微博热搜,阅读量破亿次。仅在一条相关微博下,评论就超过了4000条。

  在网友们的讨论中,“取消”二字远比“调整”更引人注目,成为了关注的焦点。借这个词汇发泄自身对考级强烈不满的网友很多,他们大多是曾经有过考级经历的琴童,非常认同李心草提出的“考级后遗症”,甚至越过关于“调整”的探讨,直接支持“取消考级”,网友“李智雨”就是其中的一位。

  李智雨小时候学过四年钢琴,考到了六级,后来因学业时间冲突不再学琴。“知道能不再练琴了,第一反应就是终于解脱了。”李智雨说,“其实我最初想学钢琴,真的是因为喜欢音乐,但开始考级后,每天练那几首曲子,很快就把热情消磨没了。老师不太告诉我每首作品在讲什么,我也不懂自己在弹什么,反正就是练。”因为练琴的记忆太过“痛苦”,很长一段时间里,李智雨都对古典音乐相当“抗拒”,后来跟朋友们去听古典音乐会,看到节目单上写的作品和作曲家,也是云里雾里。“什么都不知道,根本不敢和别人提我还学过钢琴。”李智雨笑称,除了会弹那首最基础的巴赫《小步舞曲》、一架在家里落灰十几年的钢琴和几张从未派上用场的证书,作为琴童的那些年,的确没给自己留下什么。

  另有一位网友“豆豆”则从老师的角度留言:“音乐老师都知道考级有多水。很多家长上来就问,孩子上初中前能拿到十级吗?学习进度一慢,就是老师有问题。拔苗助长的老师赚得盆满钵满,潜心育人的却不被重视,这就是现实。”

  被折磨的不只是琴童和老师,还有家长。比如一位带着孩子学钢琴的妈妈就在微博上写道:“本来艺术就不该用证书来衡量,我自己就不喜欢考级这件事,看着孩子如此痛苦,为了模仿而模仿,作为家长,我心里也难受。”

  更有无奈 应该调整急功近利心态

  但考级也并非一无是处,许多人肯定它在督促音乐学习方面的作用。“如果没有考级,我不会坚持学习乐器”等类似的评论得到了大量点赞,在很多年龄尚小、懵懵懂懂的琴童记忆里,考级证书就是前进的动力。网友“赤脚少年”的发言相当中肯:“考级是一种比较好的约束自己练琴的方式,它是一种动力,规范了那种‘想练就练,不想练就不练’的态度。任何事情,有目标才有进步,而且也会培养你规划自己劳逸时间的能力。”

  器乐教师、网友“怡鼓作气”认为,考级过程本身就是对孩子的磨练:“学生在家里演奏时是一种状态,面对考官和观众时是另一种状态,他会增强舞台经验和心理素质。有的考级很规范,每条考级练习曲下都有评委们专业的评语,对学音乐的人来说,这种机会和经验都是很宝贵的。”

  对这部分网友来说,考级本身并不是错误,发展到今天的境地,他们倍感无奈,并认为更该调整的是那种一切以证书为标准的急功近利的心态。在这个层面上,他们的想法其实与李心草殊途同归。

  深刻反思

  “调整”可行 音乐考级乱象需要扫清

  在被外界舆论推上风口浪尖时,3月7日深夜,李心草在微信朋友圈中再次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取消’不是目的,回到艺术和教育正常自然的轨道上才是目的。”他能理解一些网友对“取消”给予的过量关注:“的确,这两个字太吸引眼球了。”在“取消”一词的遮蔽下,不少讨论片面解读且偏离了李心草的建议内容本身。

  但纵观各路观点,音乐类考级存在乱象是不争的事实。“我非常高兴能看到李心草指挥提出这些建议。”著名单簧管演奏家、中央音乐学院教授范磊说。从教多年,范磊见过太多在考级中迷失方向的例子。他听过单簧管的考级现场,“震耳欲聋,但孩子们对声音的概念是欠缺的,虽然考的级数变高了,对音乐的理解却没有加深。”听了整整三天,优秀的考生少之又少,范磊甚至告诉自己,以后再也不来当考级评委了。他留意问了问几个演奏出色的孩子,发现他们的成长都离不开家长、老师的正确引导。

  “这么多人学琴,为什么水平上不来?其实我们有很多有才能的好孩子,他们的天性往往在考级过程中被磨掉了。有的家长很功利,急于让孩子‘跳级’,结果养成了不好的习惯;教师和培训机构良莠不齐,很多还会在考级时走关系,这些现象比比皆是。”范磊同样希望,音乐教育能回归正轨,“重在提升人最美好的素养,比起复杂的技术,我更希望孩子们学得快乐,哪怕学的内容并不复杂。”对于想要朝专业方向发展的孩子,考级能带来的实际助益有限,很多音乐院校招生“不会看学生考了几级,也不需要这个成绩”。目前,所有的音乐考级都只是“业余水平考级”,在各类升学考试中没有过多的参考意义。

  但在音乐考级已成气候的当下,“调整”考级显然比“取消”更具可行性。关于“调整”考级的各种意见已有许多,诸如加强市场监管、改革考级内容和形式等。范磊还特别强调了师资的作用,提高老师的素养,也是当务之急。

  北京晚报记者 高倩

责任编辑:郑鑫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头条号

  • 中工网抖音号

  • 中工网快手号

  • 中工网百家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
网站地图 大富豪手机投注网 新世纪手机娱乐官网600 大富豪游戏
申博娱乐安卓系统 菲律宾申博sunbet下载 申博怎么提款
什么棋牌好玩 彩票999网 AG亚游AG8.COM 金煌棋牌信誉
龙8娱乐老虎机 大富豪娱乐游戏 希尔顿赌博那个网站 龙8娱乐老虎机
太阳城申博游戏下载官方 龙8国际娱乐网页客户端 世爵娱乐游戏 大发娱乐场客户端
S618F.COM 518sunbet.com aj138.com 353SUN.COM 158jbs.com
8TJS.COM 8HFS.COM 3333XSB.COM 1112936.COM XSB838.COM
pr138.com 8ZTS.COM 131sj.com 218PT.COM 8LJS.COM
55sbib.com 989sj.com 333TGP.COM XSB591.COM 66sbib.com